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2 救‘神厨’(1)(新书求个收藏、推荐)
    小胖被妖怪叼走了?

     龙尾村百年来的宁静第一次受到了挑恤。

     龙尾村虽离东狱林近,但爷爷曾经说过其实里面的妖魔野兽早被修真的杀死许多,除非一直向深处走,进入魔兽山脉一带。而且有仙朝阳峰在东狱林西南面座守,龙尾村在东辰州的东南面的尾部,所以叫龙尾村,两面环水,一面依着一座铁矿岭,一面在朝阳峰的庇护之内,所以近百年来还从没有妖怪来侵的事。

     爷爷一直教导所有的村民:“生死并不可怕,龙尾村的安宁团结胜过一切。”

     临死前他把这句话当作遗言郑重留给她,她在爷爷面前发过誓,誓死遵守此训。

     花上猛地站起身,把手上的半边梨子往桌上狠狠一摔,梨子汁溅得平平一脸,平平第一次看到一向笑呵呵的花上突然象头两眼雪红的狮子,不由脸色一白,揪紧了心。

     “我去拿点东西!”刚才喝的酒不烈,这时多少还是有些作用,花上象被点着的火炮,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 她冲进爷爷住过的屋子,打开一个乌漆漆的木箱,从里面抓了几样东西塞进麻布包里,和孙二叔一道向广场奔去。

     铁叔提着两只大铁锤站在广场中央的石台上,挥舞着大锤声势雄壮地正在发言:“龙尾村来了妖怪,铁山已经带人追去!大家稍安勿躁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村长来了。”有人说。

     花上跑上石台,对铁叔点点头,台下一片安静,都认真地看着这个年轻的村长。

     铁叔对她道:“情况就是刚才我叫孙二给你通报的那样。百年以来我们村里从没被外界打搅过,这一次只怕是个不好的麻烦。所以应当把大家分成两路…”

     袁大叔夫妇和小女儿袁小翠悲伤垂泪才一团。

     花上高高举起绿色的竹杖,打断他的话,气势昂扬地道:“铁叔说得没错。兵不厌诈。村里三百零三口人,有一百六十个青壮年,其余的都是老弱妇孺,妇孺中有四十个可算作较强壮的人手,龙尾村一共有东西南三个出口,所以得兵分四路,铁叔安排三路人守着三个路口,徐大牛马上挑二十个身手好的人,随我去东北面救人。小胖的生命危急,我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 “小翠说那妖怪身形有丈余高大,还是我去东狱林救人吧。”铁叔担心地看看这个被大家饲养得水灵灵的女娇娃,这个吃百家奶长大的孩子,早就如同大家亲养的孩子,哪里舍得让她去做危险的事。

     大家心里都明白,龙尾村的村长不是武力最强的人,武力最强的是铁家父子和铁叔带的四个徒弟。

     花上举着手中的竹杖,满脸威肃,“我爷爷临死前说过,村长的生死不重要,龙尾村的安定团结最重要!”

     这是老村长在世对所有村名的铭训,大家的惊乱随之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 平平扶着陈奶奶来到台下,老人心疼地反对:“你一个女儿家,还是带着大家守在村里吧。”

     大家纷纷反对花上去追妖。

     “我堂堂龙尾村的村长,自穿过来…不…数百年来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,如今竟然在我的眼皮下发生这样的事,救回小胖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!大家别担心我的安危,我有爷爷留下的一些宝贝可用!打架靠武力,降妖靠法宝。”

     花上从布包里掏出一张风符塞进腿袜里,跳下台子,默念几句口,向东北面跑去,片刻间蹬着飞扬的尘土消失。

     “花上有法宝呀。”

     “妖怪不就怕法宝吗?”

     追回花上已不可能,她有风符使用,铁叔略作安心,“徐大牛快带二十个强壮的身手跟上村长!天就黑完,大家记得打上火把!其余的人兵分三路守着村子的三个路口,以防意外情况的发生!”

     徐大牛挑好人手,打上火把急急地向东北面追去,出了村落,过了东北面的小石桥,花上早跑得不见踪影,好在往前的路只有一条,大家不用担心追不到前面的人。

     花上跑得飞快,象飞一样,一路上风声刺耳,强大的风力带着风沙打在脸上有点疼,不得不两眼眯成一道虚线。

     “这风符还真管用。”

     第一次用这样的东西,真是过瘾。虽然前方充满未知的危险,可能是平时过得太宁静舒适,此时花上体内有种熊熊燃烧的东西点燃了超常勇气。

     这风符其实很低级,不过对龙尾村的人来说是罕少的宝物,这是爷爷前年在铜锣镇的大集市用两个下品灵石换来的。爷爷临死前一再交待,不到万不得已,万不可以使用风符。如今去救小胖,不能不算是紧急。

     看来以后得想办法再搞点灵石去百里处的铜锣镇的大集市换点宝贝。

     爷爷说过,这种低级的风符,效果大约能管刻半多钟,就是半个小时到四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 算算时间,小胖是在她离开酒馆后被抓走,虽然铁山他们追去有一会了,至少这风符帮着她追上铁山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 天色渐渐发灰,好在夏夜黑得较缓慢。

     前方是影子绰绰的东狱林,一直往东北面深处走是一片恐怖的森林,传说里面除了猛兽,有妖怪,有精灵,魔物等等。

     “铁山!”

     她追到前面五个飞奔的人影,风符的效果还未完,想停停不下来,她刚叫声铁山的名字,‘哧哧’地踏着风声从铁山他们身边飞驰过去。

     “花上!”铁山一眼认出她的衣服,举着铁矛,愣了一愣,花上跑得好快!脚底加快速度,可是只一会,她的影子在前面就变成个小点点。

     “花上会飞呀?”

     “我们快点。小胖定是被东狱林里面的妖怪抓了。”

     风符的惯性太大,只一转眼就把铁山他们远远甩在后面,这架势她得先去打头阵。

     “怕什么呢?我要是今天怕了,怎么对得起‘村长’这个身份?”想到妖怪这东东,她其实头皮顶发麻。

     但是,作为村长,尤其作为小胖的好朋友,免费吃了袁家那么多美食,最重要的是如果小胖这个神厨没了,往后她再吃不到小胖这种天生神厨的手艺以饱口欲,她在村里就少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乐趣,恐怕会活得再没那么快乐开心。

     她在村里真打起架来还打不赢十四岁的小妹妹,但她觉得这是对她作为村长的一个重大考验,她绝没有退缩的道理,硬着头皮都得向前冲,就象爷爷说的“生死不可怕”,大不了再穿越一次。

     她抬手看一下这戒指,“铁山!待救灾回小胖,我定好好拾缀拾缀你这家伙!还有小胖,看不出来,你竟然会给铁山当狗腿子!等把你救回来后一并算帐!”

     只是,眼前出了妖物,这时有点遗憾,穿越的福利木有,傻铁山竟然送个难看的戒指我玩?如果有穿越的特定福利,此时降魔除妖是我的本职!

     不对呀。没有穿越福利,作为村长,这也是我的职责呀。

     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 她深切地祈愿,“愿娘亲的在天之灵,还有爷爷和爹爹的在天之灵,给我些加持,让我勇敢地救回亲爱的小胖同学吧。”

     精神的力量不可忽视,就这么默默一念,她全身热血沸腾,象赛场上吃了兴奋剂的赛手。

     快速的风势带着她冲上东狱林,由于不能随心地控制,“哧哧”地沿路挂过许多树枝,零零落落的布片地挂在树上神气地飘扬,胳膊上划出血了,一时间她也不觉得疼。

     “停呀!”前面就是恐慌的大森林了!不能横冲直撞的方式进去!

     风符很不听话,她亡命地抱着一棵树,巨大的风力催得她和树拼命地摇晃。

     神呐!可别这时把妖怪猛兽给引了出来,人家还没准备好搏斗!

     天色全黑下来,风符终于结束了它奔腾的使命,她抱着树瘫软下来,两只腿僵硬地打颤、抽筋。

     她以超级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了三十多分钟,这速度绝对比百米冲刺要快几倍!

     擦一把满头的汗珠。

     低级风符都这么强悍,可惜自己学不了修仙,这时开始有了另一个遗憾。

     龙尾村的人都没仙根,爷爷心里很清楚花上也不例外,只是他不死心。在她六岁那年,爷爷费了不少财物,带她在朝阳峰测过仙根,人家让她摸了会一个冰冰的石头,说她的确没有灵根。

     符术这种技术,若不是仙门中人,从没有外传到凡间的道理。

     这些事,还是待救回小胖再说。

     她深呼吸一下,站直身,舒展下四肢,和妖怪的搏斗就要在即,先做点热身运动,她并拢脚跳跃几下,侧弓着腿开始松驰刚才跑得太快已经僵直颤抖的腿肌。

     刚压了几个腿,前方亮起一双发着红光的眼睛。

     全身热血澎湃,她还是本能地一毛,差点全身僵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