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次亲密接触
    我的天,她这是在挑战我的忍耐极限!

     想想过去的三年,青春期的我,曾不止一次幻想过女神不穿衣服的模样,如今她就站在我面前,触手可及。

     可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,直接就被女神邀约一起洗澡,这个跨度也太大了,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 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 有点刺激。

     刚才她那一声娇柔的呼唤,就已经让我直不起来腰,感觉胸口的火山就要喷发,如果进去和她一同沐浴,我绝对要七窍流血而亡。

     可是人家女孩子这样主动,我直接拒绝的话肯定不太好。

     所以我强忍着蠢蠢欲动的心,背对着小玉,委婉道:“你先进去,我稍微休息一会儿就去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啊,快点哦!”小玉踢着拖鞋,啪嗒啪嗒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 我听到关门的声音,才长舒一口气,擦掉额头上的汗,转过身来,赶紧把空调温度调低了5度,不然我就要被自己的汗水给淹死了。

     然而我却忘了浴室是玻璃隔开的,除了中间一道不宽不窄的磨砂,全是透明的。

     小玉隔着玻璃朝我微微一笑,打开了淋浴。

     “哗哗”的水声响起,雾气弥漫开来,凝结在玻璃上,才稍稍模糊了浴室里那销魂的画面。

     我按耐着狂跳不止的心,急忙打开电视,好让自己的视线不被勾引过去。

     现在才发觉,我之前的强吻计划真是肤浅,比起同床共枕共沐浴,简直是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 看来自己一直都是个单纯的孩子。

     趁小玉正在洗澡,我先给大家讲一下那封情书的事,整件事情说起来还有点怪。

     那是一个月前,周末放假回家,我坐在颠簸的大巴车上,昏昏欲睡,三十多公里的路程,也不算太远。

     平时我不经常回家的,大概两个月回去一次,当时回去的目的是拿身份证,因为高考要用到嘛,之前去网吧通宵,把身份证给弄丢了。

     大巴车很快就驶离了城市,开在乡下的国道上,国道两旁是金黄的麦田,风景很美。

     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,司机突然急踩刹车,我一头撞在了前面的座位上,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 车上顿时吵闹起来,还有小孩儿在哭,估计磕得不轻。

     司机慌慌张张地跑下车,那个样子,让我心里一咯噔,心想不会是撞到人了吧?

     我从小爱凑热闹,就跟着司机跑下车,然后大失所望……呸!我咋这么缺德,应该叫大喜过望,幸好没有撞到人。

     只是大巴车的后轮胎爆掉一个。

     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,愣在地上好半天,一动不动,额头上全是汗。

     车上所有的人都跑了下来,围着司机嚷嚷:“兄弟,这要多久才能修好啊,急着赶时间呀!”

     看他们一个个火急火燎的样,我心里窃喜,因为此处离我家的养鸡场只有两公里,步行也就二十分钟,况且我并不着急回家,越晚越好,太早回去还得喂鸡。

 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 现在你们知道我家是做什么了吧,没错,就是开养鸡场的,你们吃的肯打鸡、妹当劳什么的,里面就可能有我家的一只鸡腿。

     所以我得好好复习,如果考不上大学的话,就得回去当鸡头,这是一件很忧伤的事情。

     司机六神无主地站着,不说话,似乎还没回过神来,我想应该是个新司机,毕竟年龄也不大嘛,我就安慰道:“大哥,有备胎吗?要不我回家找人帮帮你?”

     “有,有,很快修好。”司机擦一把汗,脸色特别难看,一步一晃跑去后面修车。

     说实话,他那样子真的很像撞到人了,可地上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当时我就很纳闷,这位司机大哥的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吧,不就是爆个胎嘛,咋整得跟堕胎似的难受惊慌。

     所以我也没心情再坐他的车,打个招呼后,便自己沿国道往家走去。

     才走没多远,我在国道旁的草丛里捡到了一个红色的双肩包,上面印着hellokitty图案,像是小学或初中女生的书包。

     我寻思着,可能是哪个小姑娘骑车不小心丢这里的,这附近的人我基本都认识,所以就打开书包,想看看作业本上的名字。

     没想到一打开我就傻眼了,满满一书包的心形折纸,全是红色的,和书包颜色很相近。

     随便拆开几颗红心,上面写的都是情话,字迹清秀,感觉文笔还不错。右下角画着一个风铃,应该是小姑娘害羞,不好意思写名字。

     我当时差点笑出声来,心想现在的女孩子真是早熟,小小年纪就这么痴情,看那些红心折纸的数量,起码有三四百个。

     我蹲在路边一个个拆开来看,越看越佩服这小姑娘的文采,其中有一个很符合我的心情,内容是:

     “三年时光,可淡而不可忘,若注定无缘触摸你的心跳,能不能给我一抹转身的微笑,因为恋你之前,我从未爱过自己。”

     后来这颗红心折纸,被我偷偷放进了小玉的书桌里,因为这封情书简直就是给我量身定做的,是我暗恋小玉三年的真实心境。

     我快把几百封情书看完的时候,那辆大巴车才修好,缓缓向我驶来,司机朝我招招手,意思是问我还坐不坐。

     我摇摇头,他便加速开走。

     大家是不是觉得我讲这些有点无聊,先别急,因为我还没说完,而且小玉还在洗澡嘛,继续说。

     就在大巴车缓缓驶离我身旁的时候,我猛地一个激灵,起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 我看见之前我的位置上,坐着一个红衣少女,她衣服的颜色,让我感觉很刺眼,怪怪的。

     能确定的是,在爆胎之前,车上并没有这个人!

     因为那是小型大巴车,空间不大,少女的红衣又如此耀眼,如果之前她在车上的话,绝对能吸引我的眼球。

     好吧……也许是我睡着了没看到。

     但这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大巴车开走的一瞬间,那个红衣少女隔着车窗朝我妖娆一笑。

     车速很快,眨眼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,少女的笑容只在我眼前留下一道残影。

     我没看清楚她的长相,当时只觉得那个笑容很美,和小玉比的话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 整个事情大概就是这样,先不说了,因为女神正在喊我……

     “陈土,你再不进来的话,我就要洗完啦!”小玉嗲嗲的声音从浴室传来。

     现在我已经平静了许多,血液也开始正常循环,进去的话肯定不会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 那还等什么!

     浴室里销魂的美景,是个正常男人都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 我迫不及待地脱掉上衣,刚解开皮带扣,小玉就裹着浴巾走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 她身上的水珠还没擦干,流淌在半遮半掩的胸前,湿头发粘在脖子上,锁骨高挑,肌肤如瓷器般凝白,又泛着桃花红。

     都说刚出浴的女人最美,此时此刻的小玉,已经不能用美丽来形容了,简直就是仙女!

     我看得呆愣片刻,失望道:“你……这么快就洗好了?”

     小玉羞红着脸,水汪的眼睛瞅着我,踱步向前,轻轻搂住了我的腰,细声细语:“你不进去,那我只好出来啦!”

     我手正放在解开的皮带上,她这突然湿身贴过来,搞得我特尴尬,如果伸手抱她的话,裤子直接就掉了。

     所以我一动不动地站着,保持着猥琐的姿势。

     “你其实可以再多洗一会儿的。”我语气有些埋怨。

     小玉比我矮半头,抬眼看着我,嘻笑道:“看你失望的,要不我再陪你进去?”

 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白天才考完试,你也累了,先去床上休息会儿。”我故作绅士风度。

     因为我实在不好意思让她看着我洗,毕竟第一次和女孩子接触,还是有点放不开。

     小玉很听话地“嗯”了一声,不舍地松开我,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 昔日高高在上的女神,现在竟如此听话顺从,这让我成就感满满,自信心爆棚,原来自己这么有魅力。

     洗了不到五分钟,我就迫不及待地走出浴室,感觉多洗一分钟都很漫长。

     小玉乖巧地侧躺在床上,躲在被子里,露出半个肩膀,浴巾已经被她放在了床头柜上,轻声呢喃道:“洗好啦?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我顺手关上了灯。

     有电视机微弱的光,已经足够,这样可以让我放得开。

     我急不可耐地爬到床上,正要掀被子,电视机里传来一则新闻报道:

     “现在插播一条新闻,今日凌晨,安南大学附近的一家宾馆内,发生一起诡异事件,一名年轻女子面带笑容死在床上。报案的人自称是死者男友,情绪异常激动,现已被警方控制,具体情况,我们连线一下前方记者。”

     “主持人,情况是这样的,现已证实,死者是安南大学二年级的学生,死因尚未查明,死者生前曾有过X行为,提取物证实为报案的男生,他是死者同班同学,目前精神有些失常……”

 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的心猛然一紧,只觉脊背发凉,欲火骤降。

     这个新闻,他娘的插播得也太是时候了吧,真是晦气!

     我正要找遥控器换台,小玉柔软的胳膊绕上我的脖子,气息娇喘,唇齿间的暗香袭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