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鬼打墙
    我就猛的往来的那个方向跑过去,说的是跑,其实是爬跑,十分的狼狈,但是我那里还管得着形象问题,逃命要紧。

     我也不管那么多,反正能离开这里最重要,但是我还快发现,无论我怎么跑,都是在这几个弯这里打转般,我已经快没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 我开始慌了,呼吸更加得急促了,怎么跑都跑不出这里,莫非我要葬身于此地。但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能放弃逃跑,不为别的,就为了那五个不知所踪的舍友。

     我慢慢停下脚步,慢慢让自己镇定下来,我靠在石壁上深呼吸一下,开始分析现在情况,我怎么都跑不出去,那我现在只想到了鬼打墙,我现在遇到的就是鬼打墙。

     我记得以前去后山的道观玩的时候,那个老道士经常跟我说这些,我记得老道士说鬼打墙又称鬼切墙、鬼挡墙或者是鬼遮眼,一般都是发生在人烟稀少的地方,而人会着了魔似的在原地打转,直到天亮才能脱身,如果是四柱过弱或太阴的人就容易遇到鬼打墙,至于什么四柱过弱和太阴人,我还没有了解过。

     但老道士说过鬼打墙有时候是一些好鬼而为的,因为那些好鬼发现前面有危险,就弄出鬼打墙来阻止我们再往前走,从而避免了我们有危险。

     这样子听起来觉好鬼是学雷锋做事,其实,由于他们是孤魂野鬼,而又不想被道士驱散,从而灰飞烟灭,所以他们有时候就修炼,有时候就暗中保护人类,这样子他们就可以积累阴德,从而使得他们可以去投胎到好人家,或者阴间招兵的时候,他们可以去选拔,为阴间效力。

     但是呢,老道士说了,这世界有黑就有白,有好就有坏,所以还是有很多恶鬼的,恶鬼是绝大多数的,一般的鬼打墙都是恶鬼布置下来,让人陷入鬼打墙中,中了鬼打墙的人由于慌张恐惧,乱走乱跑,容易虚脱,等人虚脱之后,那恶鬼就有可乘之机,从而吸取人的一部分精气。

     我还记得老道士说过,一般的施展鬼打墙的鬼都是无形的,很飘渺的,一般的是看不到的,除非是有阴阳眼的,或者是修道之人才能看到。但是如果你不是这两类人,那你看到鬼就是恶鬼,因为这鬼有形有声,这种鬼怨念特别深。都是这类鬼出来害人的。

     我又不是四柱过弱或者太阴人,加上之前看到过那女鬼,是有形有声的,那它就是猛鬼了,老道士说过这种鬼一般怨念很深,大恶大凶,一般人遇到必死。但他说如果他遇到,就是麻烦一点而已,很容易摆平的。

     那我该怎么办,我虽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,但是也对付不了她呀,我又不会法术又不是什么煞气中的人,怎么对付她。

     我既然不能打,也不够打,那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这鬼打墙的破解我还是记得的,老道士当初也教过我,很简单的,就是对着空气吐口水、撒尿或者咬破中指洒血在地上,这样其墙自解。

     我当即就不在犹豫对着空气吐了几口口水,就慌忙往前走,走了几步觉得不对劲,这时候有这么紧张的时刻,我怎么可能还有尿撒。我看看自己中指,我是有点破痛的,但是现在性命要紧,我把中指端部放在两牙之间,闭着眼睛一咬下去。卧槽,真的痛,不明白那些道士经常咬,怎么下得去嘴。

     我就用力挤了一下中指,让血多一点,然后往前面一撒,不知为何血撒出去两米多,好像碰到什么东西,发出来‘吱吱’的声音,就像是烧红的铁放进水力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‘啊’突然,我听到身后那女鬼惨叫了一声,吓了我一跳,但我很快恢复过来了,与此同时,我感觉前面的路明朗了好多,虽然是晚上。我也不多想了,就撒腿往前跑。

     我往前跑了十几米,没有发生什么事情,那就放心了,起码证明那女鬼没有跟过来

     我也不敢松懈下来,就一直往前跑,去找宿友们,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遇到鬼打墙,如果他们遇到鬼打墙会不会破解。等下他们被吸了精气就糟了。我在心里祈祷他们没事。

     我就再转几个弯之后,我就看到了我那五个宿友,我到他们神情疲惫,在不停地在那里绕着一个圆在走,

     如果是平时,我看定会笑的,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我是笑不出来,相信大家也是如此,我此时只担心他们的安危。‘哈哈哈哈哈......’就在我想跑过救他们的时候,从前传来这毛骨悚然的笑声,还是男人的笑声,我这时候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     我就蹑手蹑脚的走到石壁那里,靠着石壁蹲下,观察一下情况,看看这是什么回事,可能是刚才被吓了一次之后,又破掉了鬼打墙,所以现在不是很害怕了,但还是有一点害怕的。

     我躲在石壁那里,我就是一副吃了屎的表情,,以前总觉得什么贴吧,什么微博上传的都是假的,都是吓人的,都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 我虽热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我还打我自己的脸,发现还真的痛,是那么的真切,原来贴吧里面说的都是真的,真的有有鬼的,而且还是不矛盾的,之前看到一个红衣服的,现在又听到一个男声音的,看来还真的是有两个的。

     我在想怎么会这么倒霉的事情都被我们遇到了,真的是不该来呀,真的是好奇害死猫,不做死就不会死呀。这下子,我该怎么办,我肯定是不会自己逃走的,但是该怎么对付他们,我又不是道士,哎呀,不想了这个了,看一步走一步吧。反正我们是能跑回去的。

     我想如果贴吧里面的同学没有说错的话,那这男声音的主人应该是穿白衣服的,我心里早已发毛,不敢再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 我偷偷在那里四处观察,看看这个污秽在哪里,可是我想多了,我怎么可能看的到,我又不是阴阳眼,想多了,可能他在旁边看着我呢!

     这时我越想越怕,会不会就在我的身边,此时,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不禁发麻。

     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我看到我宿友那边的上边,出现了一个白影,显然这就是那个声音的‘主人’,他出现的时候,我感觉身边的温度低了几度。

     我看到的时候,我的心已经在颤抖了,身子也在发抖了,后背的衣服都被冷汗弄湿透了。

     我由于恐惧、害怕,我全身一动都不能动弹了,想逃跑都难,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,我的呼吸变得困难了,感觉要很用力才能呼吸,还是间断的。

     我呼吸很困难了,但又怕被发现,只能用手紧紧地握住嘴巴,用鼻子长吸气,长吐气。

     我的眼睛一直盯住前面,就算害怕也要盯着,前面可是我的舍友,现在唯一清醒的人就是我了,如果我就这样不管,我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 我就看着这白东西在那里上面飘了几下,好像在转圈圈,我又看到我的舍友们已经没有力了,摊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 这时候那白东西有动静了,突然就飘到老杨面前,我看不到那鬼在搞什么,但我看到老杨的嘴张开了,脸部有点抽搐。

     我看到这一幕,心里害怕,但是不能这样让他吸干老杨呀,但我的身体有动不了,因为脑海的恐惧已经支配了身体。

     我突然想到,如果当某种感觉大于恐惧的时候,我就能动了,我此时不知怎么办才好,我口又干,有了,我突然就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 我就用牙齿咬破舌尖,大吼一声就冲过去,那白东西听到了,回过头来,刚好看到我这边,我看到那东西脸部苍白,而且狰狞。